图文新闻

【展讯】大隐隐于市 海上书画名家袁雪山


 

主办单位:龙现代艺术中心

展 馆:龙现代艺术中心

地 址:上海宝山区菊盛路709号(东门),地铁七号线刘行站2号口出来左转200米(北门)。

开 幕:2019年07月06日


袁雪山,又名瑞霙,上海市人,1949年11月生。

1979年入上海市书法家协会,1986年加入中国书法家协会。十四岁开始学书画篆刻,上世纪70年代即以书法、篆刻闻名于上海,作品曾参展上海历届书展,多次获得殊荣,是上海市书法家协会最早的会员之一。

▲ 1986年,袁雪山(右1)与

程十发(左1)、谢稚柳(左2)等合影

     袁雪山前后求教过王个簃、来楚生、唐云、程十发等前辈,均有受益,也更得益于古人的营养。初学王羲之,欧阳询、褚遂良、怀素、苏轼等,后涉及各家。能多种书体,书作力求平中见奇,静中有动,清雅自然。袁雪山临帖广泛,或自源而下,或逆流而上,或中流击楫上下拓展,现代书家的广阔视野和资料宏富的优势,使他突飞猛进。他是标准的“宅男”,基本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过着自由自在,自律充实的生活。数十载如一日,“拳不离手,曲不离口”,诚哉斯言!在他看来,书画亦然,必须每天“零距离”亲密接触。一日不写自己知,一周不写行家知,要是一年不写,连外行甚至是吃瓜群众也晓得了。我们常说:“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,还有诗和远方。”对于年过古稀的袁老师来讲,他的诗和远方就是书法和绘画,这是他一生所爱。他对书画艺术爱得深沉,无意权贵炒作的他打趣道自己在创作方面有三个子女:老大是篆刻,老二是书法,老三是画画。三者中他尤为喜爱又觉得尤为奥妙的就是书法,他认为书法的章法似有似无,灵活多变。不可仅局限于临摹前人之帖,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,见多识广方能不断提高创作涵养。他的铁线篆沉静寓古,已臻“婉而通”的境界。楷书则缜密灵秀,颇得“以点画为形质,使转为情性”的要妙,堪以“翰札”视之。他的行草书,总体评价在“险绝”与“复归平正”之际(以上皆为孙过庭《书谱》语),又能博采众长,化古为我,各有心会。隶书如秦声汉韵,铿锵雄浑;行书如高山流水,琴瑟相和。近年他心仪苏、黄、米,服膺苏之烂漫、黄之激荡,一度叹服米之笔法多姿胜于右军,心慕手追,获益良多。

▲ 袁雪山 《李华·春行即兴》 铁线篆

宜阳城下草萋萋,涧水东流复向西。
芳树无人花自落,春山一路鸟空啼。

铁线,世称李阳冰第二,又称三百年来第一人,已臻婉而通境界。早年线条遒劲,圆通,这两年出现屋漏痕,似断非断,蜿蜒曲折,浓湿惨淡之间,更是飘来一股仙气。


▲ 袁雪山 《李白·清溪行》 

▲ 袁雪山《十七日观潮》

漫漫平沙走白虹,瑶台失手玉杯空。

晴天摇动清江底,晚日浮沉急浪中。

行草书,出于二王,得力于二张,怀素,早年作品二王痕迹明显,雕琢之深可见袁老用功之精诚,近十年来,醉心宋意,笔画间弥漫苏黄米蔡之逸气,作品千变万化,真是:情动行言,取会风骚之意;阴舒阳惨,本乎天地之心。

▲ 袁雪山 行草
袁雪山行草创作。第一首诗句:
“从来书画本相通, 首在精神次在功。 悟得梅兰腕下趣, 指上自然有清风。”诠释了书画作品的中和之美,“书画自古皆相通,贵在精神次在功”,告诉大家,精神气才是底色,也是亮色。书画作品以“顶真法”演绎“读万卷书、行万里路、阅人无数、高人指路、贵人相助”最终都不过是落到“自己去悟”的出发点和归宿点。

▲ 袁雪山 《木兰诗》 草书

▲ 袁雪山 《(宋)姜夔·扬州慢·淮左名都》

▲ 袁雪山 《离骚选节》
楷书,有褚遂良的笔意比较多,对褚字法已经是信手拈来,出神入化之境界。小楷书则缜密灵秀,颇得“以点画为形质,使转为情性”的要妙,堪以“翰札”视之。

▲ 袁雪山 对联
书法枯笔飞白,一般人不敢随便使用,功力不到,反而显得苍白无力,变成枯白,在袁老师的书法绘画中经常出现飞白,自是艺术自信,和功力深厚,已臻炉火纯青。在无墨处出精神,骨力通达,意趣横生,如于无声处听惊雷!


▲ 袁雪山 《杜甫诗一首》

▲ 袁雪山 《临兰亭集序》
袁雪山在绘画上有特殊的天份,年轻时曾随江寒汀先生入室弟子房价复先生习画花鸟。之后沉醉书法,少涉丹青,他善鉴精赏,又善交游,王个簃、来楚生、唐云、程十发诸先生爱其才,每以“老古董”戏称之。他对恽南田、“四王”乃至宋元名家名迹心悟神通,偶事丹青,无论山水、花鸟皆涉笔成趣,工写皆能。刘旦宅先生看了雪山的书画,捋髯称道,认为其书画之能同臻古贤境界,植根乃在书法,可见古人谓“画”为“写”,决非偶然。

花鸟画,以书入画,画面有一种光明,不同于西洋用光,是中国画特有的精神,他在画鸟画中,善于用侧锋用笔,画石或是老枝,润笔枯笔湿笔,一笔之中,形成飞白枯润,苍老曲皱的艺术效果。


▲ 袁雪山《花艳扑蝶》

▲ 袁雪山《彩墨荷蝶图》

末花叶自香,花开香更别。

雨过吹细风,独立池上月。

画石,袁老师以书法入画,用笔如籀如篆,各种皴染表现如同画山水画,随画面各有不同,真是随形赋彩,及恰到好处,各中顽石,随画面各具形态,有尖角,有圆,有扭曲等等,极巧妙穿插于画面,布局与构图与古人,时人不同,非常有个性。

▲ 袁雪山 《荷塘之趣》

▲ 袁雪山 《荷花》

荷心有露似骊珠,不是真圆亦摇荡

袁雪山画荷花,尤其天真浪漫,色彩明雅,有一种光弥漫画上,好似夏日下的偏偏荷叶,但是也不能如此庸俗认为那是夏荷,而我认为,那是一种天光, 是袁老师自性的心性之光,光明无量。

▲ 袁雪山 《墨梅图》

 袁雪山 《老骥思千里》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 

更多展览详情,请关注“双全堂艺术机构”微信公众号